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深深宝a分析 公募规模大增净利反降、人事频变 中信建投基金高管手中难念的“经”

  中信建投证券发布的一则股权变更公告,将身为子公司的中信建投基金推至“聚光灯”下。回顾刚刚结束的上市公司年报季,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受益于2020年A股市场的强劲表现,叠加公募权益类基金的赚钱效应,大量基金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同比翻倍的净利润更是屡见不鲜。然而,在此背景下,也有少数基金公司净利润逆市下滑,中信建投基金即是如此,在管理规模大幅增长的背景下,该公司净利润表现不佳,还出现了高管层、基金经理频繁变更的情况。由此,股权变更后的中信建投基金未来发展将行至何方也备受关注。

  大股东持股增加至75%

  成立7年有余的中信建投基金终于在近期迎来了首次股权变更。4月6日,中信建投证券发布关于证监会核准中信建投基金变更股权的公告。公告内容显示,证监会近日出具《关于核准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核准江苏广传广播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广传”)将其持有的中信建投基金20%股权转让给中信建投证券,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中信建投证券对中信建投基金的持股比例将由55%增加至75%。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信建投基金成立于2013年9月,当前的注册资本为3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黄凌。此前的股权结构:中信建投证券以55%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东,航天科技(000901,)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和上述提及的江苏广传分别持股25%和20%,位居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信建投基金官网披露公告显示,早在2016年9月,即中信建投基金成立3年之后,曾获3位股东统一增资,由最初的1.5亿元增加至如今的3亿元,而彼时各位股东的增资情况与各自持股比例相符,并未出现股权变更的情况。因此,此次股权变更尚属中信建投基金成立至今首次,变更完成后,股东数量也由3位减至2位。

  回顾此次股权变更的经历,据悉,早在2020年9月,江苏广传在江苏省文化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中信建投基金20%的股权,转让价格约为1.45亿元。2020年10月,中信建投证券召开董事会,同意受让中信建投基金的部分股权,并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负责办理股权受让相关具体事宜。同年11月,中信建投基金向证监会提交的股权变更申请资料获接收。

  对于此次股权变更,中信建投证券在最新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将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及相关部门的要求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等相关事宜。不过,公告中并未透露持股比例变更后可能对中信建投基金下一步运作管理的影响。就这一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中信建投基金,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净利润逆市下滑现“疑云”

  事实上,股权变更之前,中信建投基金就已站在了“风口浪尖”。随着近期上市公司年报放榜,旗下基金公司2020年的财务数据也浮出水面。然而,面对2020年权益市场的震荡走牛行情,公募行业也并非悉数营收净利双增,仍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中信建投基金就是其中之一。

  据中信建投证券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中信建投基金资产管理规模553.17亿元。其中,公募产品管理规模266.87亿元,同比增长55.17%。而在管理规模增长的同时,旗下管理费也迅速提升。数据显示,2020年中信建投基金的管理费收入约为10456.85万元,较2019年的5816.87万元增近八成。但从披露的财务数据情况看,中信建投基金2020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亿元,同比增长25.86%,净利润则约为4752.75万元,反而较2019年的5199.71万元下滑了8.6%。

  营业收入上升,净利润却同期下降,这是为何?对于这一问题,截至发稿,北京商报记者并未得到中信建投基金方面的回应。

  不过,据北京某公募从业人士介绍,出现上述情况背后,可能有多种因素导致。首先是客户维护费的占比提升,由于营业收入和管理规模关联度较高,而客户维护费则是基金公司要支付给销售渠道的费用,也就是成本,如果支付成本的占比提升,则很有可能影响净利润的表现。

  正如该从业人士所说,从中信建投基金最新一期的客户维护费情况看,数据显示,2020年中信建投基金旗下基金共支付客户维护费3422.75万元,约占管理费收入的32.73%,而在2019年,这一占比则约为18.94%,相较之下,提升了13.79个百分点。从单一基金的客户维护费占比情况看,中信建投稳利混合、中信建投策略精选混合、中信建投医药健康混合3只产品的占比更超50%,最高达到62.33%。

  其次,上述从业人士还指出,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募基金公司除管理公募基金业务外,通常也会有专户业务、资产证券化(ABS)业务等,如果相关业务的规模或获得的业绩报酬受到影响,也可能波及公司的净利润表现。此外,如果基金公司在某一年度出现了办公地址的搬迁,即固定成本的大幅增长,以及自有资金投资表现不佳等,同样会使净利润缩水。

  据中信建投证券发布的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除公募产品管理规模外,中信建投基金旗下专户产品管理规模278.73亿元,同比下降55.19%,专户主动管理规模194.46亿元,同比下降43.37%,通道业务规模84.27亿元,同比下降69.75%;ABS产品管理规模7.57亿元,同比下降8.24%。换句话说,除了公募业务在2020年有明显提升外,中信建投基金旗下的多项业务出现了规模下滑,甚至“腰斩”的情况。

  人事动荡何时休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净利润逆市下滑的原因备受争议外,中信建投基金的高管和基金经理变更也为市场所关注。

  4月2日,中信建投基金发布旗下中信建投山西国有企业债定开债等5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公告内容显示,此次变更涉及4只债券型基金和1只货币基金,增聘了杨龙龙、潘泓宇、黄子寒3位,从3人的过往从业经历来看,证券投资管理从业3-5年不等,此前也多为基金经理助理、投资经理等。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此之前,即3月5日,中信建投基金才发布了上述5只基金及中信建投添鑫宝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彼时,中信建投基金投资研究部-固收投资部总监刘博因个人原因离任6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一职。据此前公告显示,刘博还曾任中信建投证券固定收益部高级副总裁。

  广州某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基金经理频繁调动不利于基金业绩表现的稳定性。在当前人才培养需求旺盛,公募人才争夺白热化的当下,中小型公募需要提升人才黏性,才能够提升核心竞争力,并借此实现突围。

  当然,不仅是基金经理频变,自2013年成立以来,中信建投基金发展至今尚不足8年,却已先后多次变更总经理人选,今年2月公司“元老”级别人物蒋月勤也同样离任。

  2月27日,中信建投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蒋月勤因工作安排离任,新任黄凌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公开信息显示,黄凌曾任华夏证券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中信建投证券债券承销部总监、行政负责人,现任中信建投证券执委会委员、机构委主任、投行委联席主任。不难看出,此次高管变更或来源于大股东中信建投证券的安排。

  而在去年年中,中信建投基金总经理也出现变更,2020年6月,中信建投证券旗下原沈阳分公司和北京地区多家营业部的总经理金强,新任中信建投基金总经理,也是成立以来的第四任总经理。在此之前,邱黎强、张杰、袁野3人也均曾任中信建投基金总经理,从过往从业经历看,3人均来源于母公司中信建投证券,但任职时间也相对较短,多则3年,少则1年。

  “总经理作为基金公司管理层的几大重要职位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短期内频繁更换人选肯定会对公司发展造成不好的影响,高管层不稳,也不利于公司整体的稳定。”前述公募从业人士感叹道。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公募规模大增净利反降、人事频变 中信建投基金高管手中难念的“经”)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