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股票报告网分析 基民现状:一顿操作猛如虎 一看收益成“负翁”

  部分投资者买基金或许正变为“炒”基金。随着基金2020年报披露,基民的申赎数据也得以曝光,很多明星基金遭遇了频繁申赎。

  频繁申赎的基民,却未必能真正获得高收益。数据显示,多只收益率排名居前的基金,却收获不少亏损的基民,其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频繁申赎,真真是“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收益二毛五”。

  此外,这些基民的操作行为,还会进一步传导给基金经理,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烦恼。

  ikun难相随

  尽管社交平台上流传着“ikun永相随”,但从数据来看却并非如此。去年火爆的基金市场,也造就了一批“热情交易”的基民。

  Choice数据显示,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去年年初份额为37.58亿份,去年全年总申购量为59.86亿份,但总赎回量为53.58亿份,相当于从年初到年末,该基金的持有人很有可能已经换了一拨。

  其他明星基金也未曾幸免。

  董承非、童兰管理的兴全趋势投资混合(LOF),去年年初份额为227.48亿份,去年全年总申购量为365.58亿份,总赎回量为240.84亿份。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去年年初份额为95.02亿份,去年全年总申购量为201.31亿份,总赎回量为175.59亿份。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混合A,去年年初份额为31.54亿份,去年全年总申购量为155.63亿份,总赎回量为131.97亿份。

  更夸张的是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去年年初,诺安成长混合的份额为53.88亿份,但去年全年总申购量是601.47亿份,总赎回量465.78亿份,最后留存135.69亿份。

  蔡嵩松管理的另外一只基金——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也面临类似的情况,去年年初,诺安成长混合的份额为12.14亿份,但去年全年总申购量是147.96亿份,总赎回量104.11亿份。

  部分明星基金申赎情况,数据来源:Choice

  有业内人士提到,这是把基金当股票炒,尽管去年不少基金收益率很高,但基民自身收益却少了很多,这与基民追涨杀跌的申赎行为、以及频繁申赎的高成本密切相关。

  数据也说明了一部分原因。其数据显示,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近一年持有用户亏损5%以上的比例达到44.1%,主要的行为特征是追涨杀跌、放弃定投、持仓时间短和频繁买卖。诺安成长混合近一年持有用户亏5%以上的占比40.4%,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持有用户亏5%以上的占比23%,原因都颇为相似。

  收益是如何被蚕食掉的

  事实上,目前中国的基民群体已具备一定体量,根据中基协《公募基金个人投资者投资状况调查(2019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12月底,中国的公募基金场外自然人投资者的账户数量是6.07亿。同一时期里,A股开设账户的投资者为1.59亿。也就是说,2019年基民的数量,大概是股民的3.8倍。

  遗憾的是,一些基民正表现出较强的短期行为特征。但上述业内人士提到,买基金和买股票的逻辑并不一样。对于投资者来说,在基金这种长线投资产品里追求短平快的效果,不是给自己挣钱,而是相当于给基金公司送钱。

  他提到,这是因为对于基金产品来讲,买入费率大都不高,一般0.1%-0.15%即可。但在卖出成本上,持有期限越短,成本越高。

  以张坤的易方达蓝筹精选为例,天天基金网上的购买费率仅为0.15%。但从赎回来看,如果持有天数少于7天,赎回费用为1.5%;持有天数在7-30天之间,赎回费用为0.75%;超过730天,不收取赎回费用。

  海通证券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追涨杀跌的申赎行为和频繁申赎的高成本正是蚕食掉基金收益的真正元凶。

  数据显示,对于月度换仓的投资者来说,若按照申赎一次0.5%的极度优惠费率计算成本,每年将损耗约5.84%的收益;若按照1%和1.5%(多数基金销售平台费率优惠后需要支付的申赎费率)计算,每年预计损失约11.36%和16.59%的收益;若投资者无法享受费率优惠,通常情况下,按照申赎一次2%的成本计算,每年确定的损失增加至21.53%左右。

  北京某基金经理提到,频繁的申赎交易对基金经理也会带来影响。如果大量投资者频繁采用短线交易方式,资金“大进大出”,会导致基金仓位被迫升高和降低,基金经理的操作难度加大,投资方法也很难得到有效运用,从而带来业绩不稳定性。

  另一基金销售人士提到,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频繁申购赎回并不能带来更好收益。投资者首先需要考虑的是预期收益率、资金使用期限和风险偏好程度,其次是选择与自己投资目标一致的基金,“剩下的就是,关掉软件,愉快工作和学习。”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